搜索
升学资讯网 首页 教育资讯 教育聚焦 查看内容

高校“扎堆腐败”多名大学校长接连落马 贪污受贿是首因手段“智能化”

2020-10-25 12:57| 责编:完颜| 查看:1911| 评论:0

  进入2020年10月,有关部门发布了不少反腐的新闻,其中包括多名大学校长:广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唐农,大兴安岭技师学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王学勇,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校长夏建国,北方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丁辉先后被查处。

高校“扎堆腐败”多名大学校长接连落马 贪污受贿是首因手段“智能化”

  “目前,我国高校腐败案件呈现多发态势。这些原来被认为是‘清水衙门’的地方,正在成为腐败蔓延的新领域。同时,这也佐证了只要有权力就会有寻租的空间,对权力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就有可能滋生腐败。”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反腐败教育与研究中心副主任彭新林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看来,随着高校纪委发挥的作用不断增强,高校反腐取得的成效会更加巩固,这是一个总体的趋势。不过,经费管理、选人用人、国有资产、考试招生等领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仍将是高校腐败的高发易发领域,所以腐败风险仍然存在。消除风险只能依靠深化改革,强化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由于高校具有自身行业特征,要进一步探讨高校腐败的规律和特征,进而提出更有针对性的反腐举措”。


  高校干部接连落马,腐败风险相对集中

  2015年11月,中国传媒大学的8名党员领导干部因违纪问题被“连锅端”,成为高校集体腐败的典型案例。

  据媒体统计,2017年11月至2020年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最高检网站共通报了61名高校干部被查的消息,涉及55所高校。据了解,这些落马干部中有57人在校时曾任副校长及以上职务,占所有被查人员的93.4%;上述55所高校以省属普通本科和专科院校为主,其中34所为普通本科高校,占比61.8%。

  虽然落马原因多样,但贪污、受贿仍是主因。除了仍在调查中、未被通报具体违纪违法类型的19人,其余所有被查干部都涉及不同金额的贪污、受贿。就职期间瞒报个人收入、维持不正当性关系、利用职权为亲友谋私等也很普遍。此外,还有部分干部涉及私自用车、违规经商、干预工程等与滥用职权相伴的违纪违法行为。

  采访中,彭新林分析认为,高校腐败现象呈现出六个鲜明特点:一是高校腐败案件以受贿、贪污为主体,以权谋私、以职牟利、权钱交易的贿赂贪污类案件数量长期居于首位;二是高校腐败案件涉案领域广泛,但相对集中;三是高校腐败窝案串案频发,“扎堆腐败”现象严重;四是腐败案件易发多发,性质、程度趋重;五是腐败手段“智能化”“高科技化”;六是涉案人员年轻化、高层次、高学历。

  “高校腐败涉及的领域涵盖了方方面面,但在基建工程、考试招生、物资采购、校园资产经营管理、科研经费等领域尤为集中。”彭新林表示,这些领域利益、资源较为集中,是容易滋生腐败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因而成为高校领导腐败行为的高发地带。

  彭新林说,比如在工程建设领域,由于工程建设涉及的资金量大、周期长,相关人员在有关决策以及项目款项的发放方面拥有很大的自主权,而且由于合同相对方多是企业等民事主体,市场等价交换这一套也在无形中渗入到高校;在组织人事领域,高校具有一定的封闭性,对下属职能部门、二级学院领导班子成员等有自主的人事任免权,而这类人事任免自由裁量权相对较大,容易受高校主要领导干部主观因素的影响,导致权力寻租现象的出现;在科研经费领域,普遍存在科研人员通过虚构支出等不法手段套取科研经费的现象,因此,近年来因贪污科研经费而“落马”的专家学者也不在少数。

  早在2018年6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就刊文指出:“高校具有权力高度集中和资源高度丰富的双重特点,权力寻租和利益输送的风险交织。经费管理、选人用人、国有资产、考试招生、合作办学、基建后勤、附属医院等方面问题易发多发。”

  彭新林告诉《法治日报》记者,由于高校的特殊性以及高校人事组织干部制度的改革,大批高学历、高层次的年轻干部、教师走上高校领导岗位,他们学历层次高,思想活跃,富有魄力,成为高校干部、教师队伍中的中坚力量,但在面对权力及权力所带来的利益诱惑时,却难以把持自己,最终跌向犯罪深渊。

  “在高校腐败案件中,有的腐败分子在实施腐败行为的同时,就预先设立了严密的防线和反侦查措施;有的则利用计算机、互联网等先进技术违法犯罪,这使得他们的腐败行为极具隐蔽性,发现和查处都有一定难度。”彭新林说。


  缺乏监督预警机制,导致腐败案件频发

  随着我国反腐与廉政建设工作持续深入,今年有多名高校系统腐败干部被查处。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公布的信息,今年以来,教育系统至少已有14名厅局级官员落马,10名厅官被“双开”。

  6月24日,安徽中医药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王键被开除党籍。经查,王键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接受私营企业主宴请和旅游安排;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人事利益;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反群众纪律,违规向企业筹资、摊派费用;违反工作纪律,未正确履行职责;违反生活纪律;亲清不分,以权谋私,纵容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插手学校工程建设,并伙同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涉嫌贿赂犯罪。

  8月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书记吴松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落马前,吴松长期被看成“学者型官员”。官方资料显示,吴松曾主持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项目(教育部“十五”教育科研重点课题)“入世后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环境、体制与对策研究”、全国教学研究中心课题“大学精神与教学改革”及省级重点课题多项,并多次获国家和省级奖项,多年来先后为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讲授西方哲学史、西方政治思想专题研究等课程。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着丰硕学术成果和教学经验的“学者型官员”,最终还是掉进了腐败的泥潭里。

  9月25日,黑龙江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长陈虹岩被查。值得注意的是,此人曾毕业于牡丹江师范学院,并于1996年到2008年长期在这所高校任职。而在不久前,黑龙江省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付军龙已于8月10日落马,此人也有多年的高校领导任职经历,曾任牡丹江师范学院党委书记一职。

  10月3日,广西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唐农与副校长覃裕旺同日落马。

  在彭新林看来,高校腐败案件反映出学校在各项制度落实上很不到位,如有的高校账目混乱、坐收坐支,有的违反国家规定私设“小金库”“账外账”,有的违反相关规定违规报销、违规发放奖金等。学校对于这些漏洞缺乏有效的监督、预警机制,最终导致腐败案件发生。

  “各类院校自主开办各类辅导班、在职学历教育时,因其完全市场化运作,对收取的学费、住宿费等,使用起来十分随意,一旦缺乏强有力的财务监管,缺乏约束机制,极易出现腐败问题。”彭新林说。

  “近年来,高校自主办学权增加,内部权力结构相对集中,且高校每年涉及的资金额较大,涉及领域较广。在这种情况下,受外部环境和内部治理结构的影响,高校也面临着严峻的全面从严治党和党风廉政建设及反腐败的任务。”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高校需要与社会发生经济、人员交往,难免也会成为腐败的重点领域。

  庄德水认为,随着当前社会的发展,对高校教育的重视逐步提高,在此情况下,高校的权力如果不能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就可能会出现问题。“许多高校部门不公开、不透明,也是腐败产生的重要原因。如果能公开透明,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提前防范腐败风险,减少腐败问题发生。”

12下一页
[ 来源:上观新闻 | 原作者: 赵丽 孙一菲 ]

相关阅读

教育图库

最新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发布资源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