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升学资讯网 首页 教育访谈 校长新声 查看内容

专访蓝象资本宁柏宇:什么样的教育企业更能得到资本青睐?

2020-11-25 09:16| 责编:志玲| 查看:2070| 评论:0

专访蓝象资本宁柏宇:什么样的教育企业更能得到资本青睐?

  在创投领域,有一句经典:“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2020年,突来的疫情黑天鹅,把在线教育吹上了风口。一组数据可以印证: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在教培领域,在线教育新增82473家,新增占比为17.33%,教育培训创投交易活跃,融资总规模不降反升,融资总规模同比增长275%。教培行业半年融资数量为91件,总融资金额达到144.8128亿元。

  钱流向哪里了?在融资项目排名前10中,仅万学教育1家是线下机构,其余9家全部为在线教育企业。其中,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行业独角兽半年融资金额超过11亿元,一举占到了教培行业半年总融资金额的77%。

专访蓝象资本宁柏宇:什么样的教育企业更能得到资本青睐?

融资项目TOP10(数据截至2020年10月)

  所以说,市场的机会在哪里,钱就会流向哪里。这是资本最简单的投资逻辑,也是透视一个行业发展潜力最直观的判断标准。

  那么,从投资人的角度,在线教育还会持续升温吗?就整个教培行业而言,什么样的教育企业更能得到资本青睐?一个优秀的教育产品,必不可少的要点有哪些?未来一年的教育赛道还有哪些创业机会?

  为此,我们专访了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蓝象资本是中国第一家教育产业早期基金,也是目前中国领先的教育行业风险投资机构。自2015年至今,蓝象资本已投资80多个项目,被投公司再融资率超过60%,整体估值超过90亿元。


  Q1:我们注意到一个数据,蓝象资本已经累计投资80个项目,这些项目有没有一些共通之处?如果有,这种共通之处是什么?

  宁柏宇:蓝象资本过去5年投资的80个项目,其共通之处都用科技的手段来提供新的教育供给,包括我们90%的项目其实都是在线教育,比如一些在线语文或者在线美术之类的项目。

  另外有1/3是为学校或培训机构提供服务的公司,特别是用科技手段来提升B端效率的公司。

  我们还有1/4的项目是为整个行业服务的公司,比如我们投了6家行业媒体,以及1家教育领域的猎头公司等。整个我们的投资其实从2015年到现在,赶上了一个大趋势,即整个教育产业在被科技逐渐渗透的过程,所以我们投资的,也基本偏向于教育和科技结合得比较紧密的一些项目。 


  Q2:从资本的角度,我们对教育企业的投资逻辑或者原则是什么?比如,什么样的教育企业能得到资本的青睐?什么样的教育企业一定会被资本一票否决?

  宁柏宇:其实无论哪个行业,从投资角度来说,资本还是会更倾向于有资本路径的企业,就是说这个企业未来有将规模做大,并且具备上市或者被并购的潜力。本质上来讲,投资是“钱”的生意,我们帮助基金的出资人管理资金,寻找优质的投资标的,以期获得良好的回报。所以,某种层面上来说,我们投资的主要逻辑或者原则就是这个公司未来是否会成长为比较大规模和体量的公司,越有这个可能,获得投资的概率就越高。

  蓝象资本以种子轮、天使轮投资为主,是很多企业拿到的第一笔外部投资,所以我们非常在意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在项目的初创期,没有其他更多的数据来表征未来是否可能做成一个大公司,这个时候我们就比较在意创始人到底是否具备把公司做大的潜质。

  所以,从早期投资机构的角度,与其说什么样的教育企业能得到资本青睐,不如说什么样的创始人能得到资本青睐,到今天为止,行业里已经有很多教育公司了,各个细分领域的竞争也比较激烈,我们希望投资的创始人,还是要有比较成熟旺盛的生命力,愿意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其中,同时,这个人也要有相对比较成熟的商业能力和融资能力,能让他在资金的竞争中不落下风。

  就产品来说,我们希望他做出的产品有一个好的行业切入点,带给客户的体验是比较好的,同时,这个产品也要具有一些稀缺资源,帮助它构建竞争壁垒,一旦产品做好之后,就不会太同质化。

  同样,我们如果出现一票否决一个教育企业的话,问题大概率出现在创始人身上。比如,被我们发现创始人存在欺骗行为;再比如,在背调过程中发现创始人在行业内的口碑较差等等,都有可能让我们放弃继续跟进。对于我们早期风险投资来讲,一切基础都源于信任。

  其次,我们也会考虑到创始人的商业模式有没有创新点,即他的战略选择是否正确,比如他是选择了一个过度竞争的领域,还是一个高净值的领域,如果今天还有机构继续做线下的K12培训机构,或者线下的素质教育培训机构,我们就会觉得这个很难做大,或者很难做成被风险投资喜欢的公司。

  其实,能够最后进入我们视野的公司已经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了,所以我们基本不会对一个企业进行一票否决,有些公司可能看起来有一些瑕疵,但创始人非常优秀,那么其实我们都还是愿意去投他的。


  Q3:再代表企业者问两个问题:一个优秀的教育企业带头人,必不可少的品质有哪些?一个优秀的教育产品,必不可少的要点有哪些?

  宁柏宇:除了上述提到的一些方面外,我觉得对于创始人来讲,有三个方面的品质非常重要,第一个就是创始人要有非常清晰的战略方向,能在诸多的创业方向里,选择一条适合自己、能打赢的方向去做,这是最难的一点。对于一个优秀的教育企业带头人来说,决定去做什么的战略能力或者判断力是很重要的。

  其次,创始人的领导力也很重要,也就是他能团结起一帮非常优秀的伙伴。

  第三,对于一个创始人来讲,韧性特别重要。因为在创业过程中,遇到的不顺肯定是比遇到的顺利多很多,作为带头人来说,一定不能太脆弱。

  至于优秀的教育产品,我觉得就一点,那就是用过的人会不会推荐给其他人。


  Q4:蓝象资本曾经强调或者说提醒:有些教育企业的倒下,往往就是因为一个决策的错误。那么,企业发展中,如何保证决策不出错或者少出错呢?靠人还是靠制度?

  宁柏宇:一个公司如果想坚决贯彻他的战略方向,且保证决策不出错或者少出错,我认为,前提是要能够掌握充分的信息,这里的信息包括他对行业动向的了解,对竞争对手动向的掌握,包括客户的细微变化、团队的情况等,信息越充分,决策者综合的信息越全面,然后用正确的逻辑去处理,就越容易做出正确的决策。

  至于靠人还是靠制度,我认为,公司早期的时候肯定还是创始人个人的决策占主要,但公司发展到后期,随着信息增多,需要决策的事情增多,做决策的复杂度也会有所提高,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机制,大量公司的决策都是人和机制结合,这是比较合适的。


  Q5:再来聊聊行业。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获得了可谓天时地利人和的绝佳机会,但疫情结束后,线上教育已经出现用户流失的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你认为疫情结束后,线上、线下将会何何种方式共生?

  宁柏宇:这种现象是比较正常的。因为疫情期间,对很多家长来说,线上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所以有一些人只在疫情阶段使用线上教育,疫情结束就离开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

  现在的问题是,疫情结束之后,留下的用户会不会有个好口碑,每个公司都会在这时做一个选择,即在这个阶段根据自己的服务体量,到底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如果你本来只有服务20万用户的能力,但现在你选择为超过200万的客群服务,到最后肯定就有人走掉,而且流失的客群还会对你的口碑造成影响,所以,在这个时候,公司做出怎样的选择,就决定了一个公司长远的发展。

  从长远来说,我觉得线下教育依然会保持自己的优势,线下的体验感、互动性、场景化、便捷性都更好,疫情结束以后,线下的优势就会重新体现出来,所以未来,线上线下肯定是一种高度融合的状态,即线下机构开辟在线教育,在线教育也会提供线下服务,一个用户他可能既是线上机构的用户,也是线下机构的用户,他在各个场景的教育需求都能在一家平台得到满足,这会是一个趋势。


  Q6:我们也注意到,巨头企业都在布局在线教育,但同时,就在前不久,朴新教育宣布砍掉网校业务。这似乎说明,在线教育这块的蛋糕也不是那么好分?很多中小型教培机构都在焦虑要不要上马在线教育,您对此怎么看?

  宁柏宇:首先来说,在线教育这块蛋糕肯定是客观存在的。朴新教育宣布砍掉网校业务,只是一个个例,并不代表在线教育这块蛋糕不好分。在线教育是个大趋势,所有机构都会做,朴新不做,并不是因为他不认可在线教育这个趋势,是因为他可能有其他的选择方案。

  至于中小型培训机构要不要上马在线教育的问题,在线教育和线下教育并不矛盾,现在我们所说的在线教育对于很多线下培训机构来讲,它只是增加了线上的环节,在疫情期间已经进行线上的就不用下马了,而未来,线上线下高度融合肯定是一大趋势。


  Q7:我们还注意到,相比往年集中于K12领域,今年的蓝象基本似乎在更多地投资给泛教育领域或者教育企业的服务商,这个趋势变化的内在原因是什么?

  宁柏宇:这个变化最核心的原因还是 k12领域的竞争太激烈了。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也叫避免过度投资。所谓的泛教育,其实只是跟原来的培训机构长相不一样,而未来的培训机构可能会以新的形态存在,它可能是在微信里培训或者是在抖音里培训,这些都有可能,而我们投资教育企业的服务商也是一样,今天的学校和培训机构都需要提高教学效率,这些领域都还是新的赛道,竞争相对不那么激烈,同时他们又都存在巨大的市场和价值,所以我们也会更多的关注这些领域。 

专访蓝象资本宁柏宇:什么样的教育企业更能得到资本青睐?

  Q8:巨头教育企业不断涌现,但似乎中小型机构也活得很好。这会是未来教培行业的常态吗?教育企业会不会出现绝对性的垄断?

  宁柏宇:教培行业肯定不会出现绝对性的垄断,未来教育应该是一个生态型的行业,而不是一个垄断性的行业,不像电商就那么几家,教育的培训机构更多可能是一个品牌型的机构,各种各样的品牌都有,有巨头企业,但也会有大量中小型机构,这会是常态,比如北京,虽然学而思和新东方都做到了一定的规模,但还有很多3000人体量左右的培训机构其实也活得不错。


  Q9:蓝象资本曾经说,不经历疫情,有些公司也未必能活下来。如果疫情不是压倒教育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中小机构最应该防范的致命危机是什么?

  宁柏宇:我认为中小机构最应该防范的致命危机就是教学质量下滑,保证教学质量,让用户满意是一个教育企业基业长青的基础,无论是在线教育还是线下机构,如果用户不再愿意购买和使用它的教育产品,可能就是他最致命的危机。


  Q10:最后一个问题:未来一年的教育企业机会可能在哪里?创业者应该重点关注哪些赛道?

  宁柏宇:对于教育创业来说,我们希望创业者应该把关注重点放在新的教育模式和教育形态上,未来的职业教育、教育信息化、企业服务、或者是学校里新的教育场景、家庭里一些新的学科等,都还存在机会,这些赛道竞争小,产品差异大,吸引投资人关注的可能性也更大。

  简单概括就是,一定要边缘创新,离现在的市场竞争远一点,产品形式差异大一点,这才可能有机会。

[ 来源:成都教育 ]

相关阅读

教育图库

最新评论

排行榜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发布资源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